玖亦尘

“江湖人称王烦烦,写文却安静如鸡。”
——来自基友的评价。
杂食党,什么都吃,什么都写。
希望能与你在一个慵懒的,充满阳光的午后邂逅。

【王锐】彩云之南-大理


*真实事件改编


*流水账小甜饼


*方锐是世界的瑰宝不接受任何反驳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2.



方锐和王杰希从大巴车上下来时,空气里飘着毛毛雨。大理很安静,安静而纯粹。



大理比邻于丽江,且显得比丽江更朗润。天空是一径清亮的淡瓦蓝,像用毛笔沾了些青花瓷的清净俏丽,细细晕开在浅水里。山是深些的青黛色,水是淡些的泛着波纹的天空——在这里谁还分得清天与水,全囫囵看在眼里,看得呆了,只落下一个“美”字,反倒不知该如何赞赏。整座城就这样浸在水墨里了。



方锐拉着王杰希向前走,是静默的大理古城。它与丽江古城似是非常不同的,全数白墙黑瓦,整洁却也有着十足的疏离感,不似丽江的木房子;流水依然是流水,不过是石桥,不似丽江木桥那样亲切。走进去却发现两地店铺装潢很相像,售卖的民族鼓、小饰品也如出一辙。两人便无兴趣再逛,转而专心压路。大理古城的青石板路很平坦,乌木大门一道接着一道,斑斑驳驳满是岁月的痕迹。他们携手走过去,仿佛也一起走完很漫长的时光了。



他们在大理待不久,苍山洱海只是远远地看了眼。王杰希是个土生土长的北方人,他总以为山是植被覆盖的深绿色,中间裂开几道土黄的口子,却想没过山也能是蓝色,而且蓝得那么水润,那么漂亮,远看去像拿毛笔两三下晕出来的,普天下也就只有苍山一个了吧。他望着苍山发愣,方锐望着他发愣,心里忽的蹦出个表情包,“我本是大山深处修炼多年的一棵王不留行……”,立时笑了岔气。



到了云南自然是要去吃过桥米线。大理的过桥米线不同寻常,是端上一个比盆还大的瓷碗来,里面滚沸的汤水泛着油光。旁佐以米线、鸡蛋、各种海味与小菜,都是生的,要靠汤水里的热度煮熟。方锐迫不及待把所有东西倒进汤碗里,拿筷子搅了搅就准备吃,王杰希却是忧心忡忡地:“光靠这汤能煮得熟吗?”他只感觉光是下了米线进去这汤的温度就下降了不少。



方锐耸肩,“除了米线以外,其他的东西生的就可以吃啊!我小时候经常这么吃的。”



王杰希瞥了眼桌上还在翕动的扇贝、生蚝和各种菜叶子。在他的认知中,大概只有黄瓜西红柿大萝卜能拿起来直接啃,他于是深切地认识到南北方饮食习惯的差异。



他转而对方锐:“所以你们吃福建人也是生吃的?”



方锐:……???







酒足饭饱之后他们打道回府,正赶上老板一家在外厅吃饭,热情的老板还请他俩尝尝店内的招牌鸭肉。结果俩人都吃多了,散步消食压马路。这会儿大约要有晚上七八点钟,天还没完全黑下来,却能看见星子,一闪一闪,视野里稀疏的霓虹灯光丝毫不能掩映它们的光芒。



这是平日里难以见到的景致,方锐驻足赞叹,那些星星于是落进他眼里。方锐的眼睛生得大又伶俐,像一池湖水,星光照亮了粼粼波纹。王杰希看着他,嘴角带着点自己都没察觉的笑。



王杰希依稀想着大理是个可爱的好地方,可爱的景致,可爱的文化,还有可爱的人。这可爱的人与他同沐在一片星光下,伸出小手指悄悄勾着他的手心。



岁月静好。



TBC.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又是一篇流水账xx

主要是我在大理没待多久,也没怎么玩……

印象最深的就是那顿过桥米线!这样吃真的可以吗!我当时超怀疑,不过入乡随俗尝试一下还是蛮不错的

没有地域黑的意思,似乎南方朋友会生吃很多东西,真是不太一样啊……

下一篇是香格里拉!香格里拉!

评论(6)

热度(15)